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4章 【第一百零四章 .站在你身旁】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天空是湛蓝色的,病房里会有浅黄色的阳光照进来。

    丁陡脸上蒙着纱布,他的眼睛每天都有限制使用的时间,因为还没有完全愈合,所以需要持续好长时间的服药滴药水。

    他不能吃辛辣的,不能见到强烈的阳光,不能游泳,不能有过分激烈的运动,不能揉眼,不能烟熏,不能做过劳的体力劳动,不能坐飞机,不能感冒。

    他需要避免一切会使角膜错位、摩擦、发炎、受损、感染的可能。

    眼上的纱布是消毒的,每次滴入好几种眼药水后需要用纱布遮挡眼睛使药水能渗透眼部。

    丁陡平躺在床上,等候药水起作用。

    “如果我认不出来你怎么办?”丁陡突然问。

    绍耀正在切奇异果,维生素很多,有利于给丁陡补营养,听见他的话,绍耀动作一停,“看不出来的话,我就给你摸摸。”

    不正经的。丁陡脸一红,绍耀恐怕是世界上他摸过最多次数的人了,比他自己还多,当他站在小花园的入口时,绍耀那一瞬间的抬眸,他就认出来了。

    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看,鼻梁高挺,星眸凌厉,如果他没有失明的话,第一次见到的时候真的会怕吧,真的有点像横刀立马谁拦坎谁的黑老大。

    丁陡默默在心里犯花痴,迟了一年的花痴总算是在第一次见到绍耀的模样时开成了朵灿烂的花儿。

    绍耀伸手捏捏他的鼻子,“张嘴,想什么呢”

    丁陡含糊不清的咬着水果说,“绍耀,你长得真好看,特帅特爷们。”比他长得好看多了。

    绍耀唇角一抹笑容,俯身吻他,沉声说,“特爱我吧,看出来了。”

    “是呀。”丁陡转转眼睛,绍耀将他扶着靠在床头,他用手勾勾绍耀的手心,“让我看看你吧?”

    “不行,爸爸上午来的时候不是已经见过了吗”,绍耀拒绝了,医生要求他使用眼睛的时间不能超过两个小时,丁陡一天需要在眼中滴药水五六次,所以常需要用纱布蒙着眼睛。

    每天只有两个小时能使用,他根本就看不够绍耀,看不够这个世界。

    丁陡拼命的挠他的手心,可怜巴巴的说,“我晚饭多吃一碗,就让我看一眼吧,我就只看十分钟,好不好嘛,绍耀,大花花。”

    绍耀被他哄的想笑,伸手摸摸丁陡的脸,“你今天好好吃饭,明天我带你出去转转,让你看看风景,顺便见个战友。”

    “好!我还没见过外面是什么样呢,那你快去做饭。”他一直住在医院,眼睛又怕风吹又怕太阳光,一直没机会出去。

    他好想去看看外面是什么样子,好想知道世界是什么颜色的,他连眨眼都舍不得。

    绍耀看他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无可奈何抱着亲他,“别着急,我们还有很长时间,等眼睛完全康复了,我就带你去环游世界。”

    “唔,不上班了?”丁陡问,能出去旅行见很多人看很多风景自然是好,可他们又不是小孩子了,不可能撇下家里这么多人要养呢。

    绍耀戳他的肚子,“想玩也是你,想要钱也是你,我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财迷呢。”

    丁陡痒的嘻嘻笑,扳着指头给绍耀算,“等过了年我就二十四了,家里靠你一个养着太累了,我也去找个工作。你说我能做些什么呢,很多东西我都没有学过。”

    “给我当全职太太吧,好好伺候我就行。”绍耀说,绍家的资产就算丁陡两辈子什么都不干也够他吃喝玩乐的。

    以前不接手老爷子的产业是因为他想回国,老爷子的产业布满多个国家,股权繁多,种类杂,他需要全世界的去跑去学习,而现在他就更不能将丁陡一个人留在家里了。

    丁陡皱皱眉,推他胸口,“我想站你身边,不想躲你身后。”

    绍耀弯唇一笑,将怀里的人压床上,手钻进棉布病服里,低声说,“我更想你在我身下。”

    丁陡脸一红,从耳朵根红到脖子下,老不正经的,煽情煽的好好的总能被绍耀给带偏。

    他微微扭动身体,听绍耀在耳边深深叹口气,“医生说一年之内不能做激烈运动,不能做过重劳动力。等好了之后,你可要好好补偿我。”

    丁陡无语的笑出来,“医生说的激烈运动不是这个啦!”不要强词夺理,随意定意好吗,这是什么激烈运动啊……

    “对你而言,这就是激烈运动,不准狡辩。”绍耀张口咬他,俯身趴在他身上给他温存着逗着玩儿。

    两个人正闹的欢快的时候,病房门突然被打开,绍老爷子一瞧见里面的场景,气的拄着手杖走得飞快,拿起棍子就敲绍耀。

    “你这混账,医生是怎么交代的!”嘿哟,医院都没出呢,这两个人可就明目张胆的在病房滚一块儿了,真是一点都不给他省心啊。

    绍耀无奈的扶起丁陡让他靠着床头,病房的门除了晚上不能锁上,为了护士医生可以随时进出病房检查病人的情况。

    好不容易早上一堆人都来过了,绍耀就想着趁着没人的时候逗逗丁陡调*,结果就被老爷子逮住当混账东西了。

    丁陡拉着绍耀的手臂,想帮他当下老爷子,可他现在蒙着纱布看不见,又因为这件事实在羞的厉害,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爸,你怎么又来了”,绍耀问。

    老爷子哼哧的坐在对面,说,“我要是不来,还真不知道你这玩意这么忍不了,不就一年吗,你说说,没遇到他之前都忍了多久了。”

    绍耀麦色的肌肤上露出一丝罕见的红晕,低声道,“爸,我有分寸,这事、咳,您就别管了。”

    这种事是他们小夫夫的亲密事,咳,别人说不得,再说他也没做什么呢,那不是还没做都没老爷子逮住了吗。

    不就一年吗,谁说他忍不了了,要是没丁陡,还真能忍。可他媳妇就在跟前,软软糯糯清爽可口,就算不能全部吃下去,他舔两口也能解解馋啊。

    老爷子一脸嫌弃的瞅着绍耀,“公司有点事,你出来我跟你谈谈。”

    绍耀看一眼张妈,点点头,让她留下来陪丁陡,自己跟着老爷子出去了。

    “我去洗几个桃子,行吗?”张妈有些不放心他自己在这儿。

    “没事,您去吧,就一会儿,没什么事的。”

    张妈端着桃子匆匆刚走,护士便推着小车来病房给丁陡配药了,并且询问他今天的情况如何。

    丁陡听她说外文,努力的想了想,用英语给她回话,在美国待了一段时间了,他其实也能听懂一点点,只不过他一直羞于和外国人直接交流,怕自己说错了让绍耀丢人。

    “mybodyis………….”他想着绍耀常用的词语,缓慢迟疑的给护士回答,他的身体很好,今天没有出现异常。

    护士小姐惊讶,她也从来没有听过这个中国人说英语,听出来他的谨慎,她将语气放慢,吐字清楚的询问他的药都已经用到什么程度了。

    绍耀进来的时候,丁陡正结巴着慢慢和护士小姐使用英文交流,他在旁边听了一会儿,发觉丁陡虽然说的慢,但语法和说话习惯和他非常像,几乎没有出错。

    丁陡常听他与别人交流,自己默不作声的将绍耀说的英文全部记下来,然后默默琢磨是什么意思,怎么表达,时间一长潜移默化中学会了不少英文。

    和护士进行平常绍耀常说的对话,对丁陡而言其实已经很简单了,他能轻易的复述下来。

    等人走了之后,绍耀笑着走到他身边,“偷学我说话啊。”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