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463.番外五:二十七年花开无果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当裴仑才两岁的时候,凌依依也不过才出生。

    大约二十年前,凌依依呱呱落地,那时候的家还是家,她也曾是家中的宝贝疙瘩,只是一切都在她六岁的时候改变了。

    母亲面带泪水的脸在她年幼的眼中还不甚清楚,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母亲要哭,为什么母亲可以一去不复返。

    那时候的裴仑不过才八岁,什么都不能做,那时候他还不知道一颗叫爱情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日积月累之后,成为参天大树,若是连根拔起,必然是剜心之痛。

    那一天,裴仑记得天空下着小毛雨,他撑着伞手里捧着的是母亲让人从国外带回来的糖果,五颜六色的糖果在灰黑色的天空下,显得格外显眼。

    他走到凌依依家的门外,嘴巴咧的大大的,“依依,依依,你快出来,我给你带好吃的来了”

    然而迎接他的女人慌张而带着泪痕的脸,随后就消失在了烟雨蒙蒙中,他只不过抓了抓头,并没有理解这就是一切改变的开始。

    裴仑走进去,看到了蹲在地上的凌依依,他将手中的糖果放在了她的面前,“依依,你看,你不是总说想吃糖,我给你带了好多好多,你快吃吃看,好不好吃。”

    只是眼前的小女孩没有反应,而是轻声说道,“阿仑,为什么妈妈要走呢为什么爸爸每天都喝的醉醺醺的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多陌生的人来我们家为什么呢”

    凌依依还不过是六岁的孩子,就已经明白了什么是离别。

    裴仑听了之后,心头闷闷的,就好像被班级里的那个死胖子打了一拳一样,“依依,你不要害怕,我带你回我家,好不好我妈妈会做好多好多好吃的,我爸爸还有好多的玩具,我都给你,好不好”

    然而凌依依抬起头天真的黑眸里闪着破碎的光,“那样我就会有爸爸妈妈了么”那样她的父母就会回来了么

    小男孩听了之后,抿了抿双唇,“你可以把我爸妈当做你爸妈。”说完,便带着凌依依回了家。

    可想而知,他的父母大发雷霆,当下就将凌依依赶了出去,只不过还是迟了一步,凌天光喝的醉醺醺的找上门,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裴家父母摔门的声音响彻天空,裴仑第一次被打,他哭着说,“为什么依依不能叫你们爸爸妈妈”

    自从以后,裴仑想要见凌依依就更加的困难了,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还是隔三差五的偷偷摸摸的去见她。

    然而凌依依的黑暗生活,不过才是刚刚开始。

    不知不觉之中凌依依已经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了,越发的可人了,裴仑这才发现自己看着她的眼神变了,不再是单纯的想要保护了,而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爱慕。

    当他有一天发现凌依依并不在家里,就连一直烂醉在家里的凌天光都不见了,这才让他的心有了隐隐不安。

    然而第二天的早晨他就在树丛里发现了浑身发抖,神智都不清晰的凌依依,他心疼的抱着她,如同小时候一般的哄着她。

    只是上天是残酷的开始了它的计划,凌依依从那一天开始,不再属于他。

    他疯狂地寻找过,他心如刀割又能如何。

    那天开始,裴仑第一次恨了一个人,那就是白洛川,与其说是恨,不如说是嫉妒。

    因为眼前的这个男人强大到几乎没有任何的弱点,这让他无法带走她。

    他几乎过上了颠沛流离的生活,直到事情的最后,他遇到了人生中第二个重要的女人何晴。

    她安排了他最后的命运,让他和凌天光活着离开了那栋别墅,何晴只让人留了一句话,“不要白白浪费了我给你的第二次生命。”

    当裴仑重获自由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凌依依,却发现了她已经结婚了,他双目呆滞的看着大厦上的大幅婚纱照,他爱了二十二年的女人就要嫁给别人了。

    他在大街上如同一个疯子一样的大笑,笑到最后眼泪都下来了,他瘫坐在了街头,不顾周围的目光,一手扶额失声痛哭了起来。

    他不懂他到底输在了哪里,明明是他用情更深,明明是他遇见的更早,她明明就是他的。

    后来的日子里,他浑浑噩噩的过着,最后被父母派遣到了巴黎当起了律师,毕竟学过的东西,是不能荒废的,不然他就真的成了废人了。

    他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月,他只知道不停的工作,不去看报纸,也不去看电视,他不想看到任何与他们有关的一切,他会崩溃的。

    直到几个月之后,他回到了b市为了一个小case,他来到了一个小渔村,那里的渔民都是非常的顽固,不愿意让出渔村的土地。

    他走访渔村的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