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一章 “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湘瑜急匆匆地从海西赶往杨家湾加餐婚礼,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参加的却是一场悲怆的葬礼。

    房前的竹林拥簇成一团团花圈,在火辣辣的太阳下闪着光辉;屋后的黄梨树低垂着头,为它们的园丁默哀;蚕架上的蚕宝宝们纷纷在桑叶下伸出脑袋,瞻仰主人的遗容。

    做嫁妆剩下的木料被做成了一具棺椁,简单刷上油漆,摆放在堂屋,竟然与阶檐上那一排排漆红的家具如此相似;棺椁下方的长明灯跳跃着火星,就像她还眨巴的眼睛;端着灵牌的海棠作为唯一的晚辈跪在灵前,抽泣地喊着“二姨”;广文和淑菲在灵前痛苦地往火盆里投纸钱,汗水和泪水已经打湿了地面……

    堂屋门外的屋檐下,垂下两条挽联:

    英年早逝千古恨,

    音容何处万人悲。

    杨家湾的父老乡亲、石桥各村的村干部都来送行,一些来自其他村庄的农民也有自发前来的。狭窄的地坝里站满了人,党委政府送来的花圈就摆在家具前面,为这位年轻的妇女主任践行。

    追悼会将在这个狭小的院子里举行,对逝者来说是悲壮的,对高堂的未亡人来说,却是残忍的……

    杨泽贵在堂屋的另一侧呆坐着,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一条好腿,女儿的逝世,仿佛这一条腿也失去了,可他的眼里依旧充满了坚定,因为还有一个叫做“家”的东西,在支撑着这个残疾人的身体。

    在堂屋依稀能够听见淑芬娘的哭声,淑芳在床前照顾和劝慰,阻止了她再次看到淑芬的容颜,那样安静的孩子呀,此刻足以让她肝肠寸断!

    刘富强兄弟二人和湘瑜一样,本是来参加婚礼的,却得知了这样悲痛人心的噩耗。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到她的灵前,烧一把纸钱,含泪祈祷。

    “为什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湘瑜看着安详的淑芬,掩面而泣。她是那样高贵,即便是在被病魔折磨的最后时刻,依旧保持了美丽的尊严,用温柔的表情掩饰了身体的疼痛。

    广文起身来向老同学行了答谢礼。“是我对不起她,湘瑜,在她得病的时候,我就该带她到大城市就医。”广文的眼泪在满是纸灰的脸上流淌,痛苦的表情让他更显消瘦。

    “究竟是什么病?为什么突然就……”

    “白血病!”

    “县领导来了。”一句话,自豪而悲情,从屋后传来,吊唁的人们让出一条道来,看着杨泽进和聂仁昊走到灵前。

    杨泽进是长辈,但也是县委领导,他把一张“追授优秀共产党员”的奖状递给四哥,杨泽贵终于没有忍住眼泪,那一刻,这个四十三岁的汉子泪流成河。

    聂仁昊主动带上一朵小白花,给淑芬上了三炷香,鞠躬致敬!他是她的导师,也是她的益友,在农村改革的道路上看着自己的学生成长,他把希望寄托在她身上,本看到一条康庄大道从石桥河畔绵延向远方。他用力地握了握广文的手,又转身哽咽地对杨泽贵说:“节哀顺变……”

    罗贤文书记颤抖的右手拿着事先写好的稿子,在烈日下主持了葬礼……

    英雄,不需要在战场上倒下。她的一生足以让她成为石桥的英雄,那巍峨的砚台山和猫儿山也会为之动容。

    当抬棺匠从堂屋举起英淑芬的英灵,乌云从人命湾的方向卷来,倾盆而下的大雨驱散了刚刚的闷热,清洗干净了前行的道路。谁也没有撑伞,谁也没有躲避,看着那干净的灵魂入土。

    雨过天晴,吊唁的人带着雨水、汗水、泪水散去,广文却久久地跪在魂前,墓碑上刻着“爱妻杨淑芬之墓”……

    杨泽进和聂仁昊把政府的慰问金交给杨泽贵,匆匆地离开了。

    刘富强找到湘瑜,聊了一些富顺的近况,看样子他对这个弟妹甚是满意,快离开的时候,他交给湘瑜一个印着兰花的红色硬壳笔记本,上面有很多关于建筑的笔记,“帮我交给顺儿,上一回我见他也有一个同样的本子,兴许……这对他有用!”

    湘瑜翻开笔记本,第一页写着“中西方建筑笔记——马伯玉”……她突然想到一个诗人——陈子昂,字伯玉!

    她来不及多想,踟蹰着进了淑芬娘的房间。

    “湘瑜,你来了?”淑菲搀扶着母亲坐起。她泪眼朦胧地看着走进来的孩子,和以往好多次一样,她依旧没有看到富顺。

    湘瑜坐到床沿,拉着吴阿姨的手,“阿姨,您不要过度伤心了,要保重身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是上天责罚我们杨家,只是为什么要我的孩子受这个罪?湘瑜,富顺……他真的出国了吗?”

    “他很快就会回来的,阿姨,富顺永远都是您儿子,到时候接您到大城市去享福。”

    “只要你们好就行,我注定是个苦命人……”吴阿姨再次悲从中来,摸摸湘瑜的头发,如果这是淑芬该多好呀,你看这一头短发,像极了她的某一簇假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