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醉玲珑[上卷]_分节阅读_61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的近海,虽被击退,但双方都损失较大,应该只能说是惨胜。”

    夜天凌接过十一递来的本章,习惯性的并没有立刻翻看,而是听卿尘略说重点,听到这里问道:“四个月来二百八十多艘船遭劫,那就是说每天都能遇上倭寇?”

    卿尘道:“照这个数字推算,是每天至少有两艘船遇事,听起来非常频繁。”

    “未免太过频繁。”夜天凌道。

    “倭寇攻到近海,是上岸交战了还是海战,这不是小事,究竟是个什么状况?”十一也思量着道。

    “本章中一笔带过,语焉不详,显然重点不在此。”卿尘道,夜天凌这时才浏览了一下本章:“重点在军费。”

    天帝此时转身问道:“凌儿你怎么看?”

    夜天凌斟酌了一下,说道:“儿臣认为,这道本章应该驳回。”

    “说说看。”天帝道。

    夜天凌道:“东屏侯此时上这种本章,显然是因南藩六郡之事投石问路来的,既然定了要撤藩,便没有必要再往里面填银子。何况,去年年底新水军军费刚增了四十万,现在竟再要六十万,也没有这个道理。”

    “那倭寇呢?”天帝再问。

    夜天凌略一沉思:“禁海。”

    天帝蹙眉思量:“禁海?”

    “皇上,”卿尘淡声说道:“四爷的说法有欠考虑,禁海一事不可轻易为之。”

    天帝道:“怎么说?”

    卿尘禀道:“东南沿海一线的商船贸易多年来都是当地税收之重,亦是百姓生存之道,一旦禁海,两面都将失去依恃。何况,我们能禁的只是自己的船只,倭寇却不会遵守禁令,如此不但不能解决问题,反成了因噎废食。对倭寇越是忌讳退避,他们便越张狂,以攻为守才是根本。”

    十一十分诧异的看向卿尘,夜天凌眼底一动,天帝道:“卿尘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

    夜天凌声音中不带丝毫感情,说道:“儿臣所说的禁海,并不是全面封禁,倭寇出没之地多在东海一线,越往南则越少,所谓禁,是要择其重点,亦是在限定的时日中。之所以要禁海,是因为现在没有精力同时应对北疆和东海两面的负担,只能先以一方为重。出击倭寇说起来容易,实际上每年人力物力的消耗几乎同沿海州郡所收缴税银相抵消,禁海节省的军费足以弥补损失,所以这六十万军费的本章,还是应该驳回。”

    天帝看了眼卿尘,卿尘淡眉轻掠,说道:“我倒觉得,这本章可以准。”夜天凌和十一不约而同的皱眉,今天似乎夜天凌所提的每一条意见,卿尘一定有相反的看法。

    卿尘在他们各自不同的眼光中缓缓说道:“朝廷定了撤藩,对四藩来说绝对不是个好消息,他们也不可能束手待毙,一个不慎遭其反噬,后果不堪设想。既然知道东屏侯这道本章有目的,便应该顺水推舟,大大方方的准了他,表面上不露丝毫异样,消除他们的戒心,才是稳妥之计。”

    夜天凌冷声道:“东屏侯若是真因撤藩而有异动,这六十万的军费岂不正中他下怀?”

    卿尘立刻道:“并不是说准了本章便要给钱,六十万两也不是小数目,哪里是说拿便拿的。四爷现在接手户部,难道没有法子可以拖?去年的四十万军费还有二十万没兑现呢,慢慢耗着,耗到无疾而终。”

    夜天凌道:“如此一来,出击倭寇还是一句空话。”

    十一暗中以眼神示意卿尘,卿尘却视而不见,说道:“但禁海非但事关重大,而且也不能解决根本。”

    夜天凌道:“禁海是缓兵之计,目前而言就事论事,难道有更好的法子?”

    天帝忽然一抬手:“这是争什么呢!”他们俩猛然收声,天帝目光威严的一扫,说道:“朕问你们,撤四藩、退倭寇,军费,禁海,你们说的这些都是为了什么?”

    “肃边境,固国本。”几乎是异口同声,夜天凌和卿尘一并答道。

    天帝“哼”了一声:“都还清醒。”

    十一及时在他们俩人之前笑道:“说了这半天,原来是殊途同归。父皇,其实四哥和卿尘说的各有道理,军费一事,卿尘这法子不错,咱们不妨和东屏侯扯皮,军费就批给他,但兵部、中书省都可以上本章封驳质疑,让他们列预算,再议再审,这都容易。”

    天帝指了指卿尘:“也就是女人才想得出如此耍赖的办法。”

    卿尘轻声道:“兵法有云,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和这是一样嘛。”

    十一道:“若说兵法,四哥那便是擒贼擒王。四藩之中最棘手的是北晏侯,所以撤藩当以北疆为重,若是拿下了北疆,其他三处都不足为虑。所以说一段时间的禁海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先以治标之法暂缓,待腾出手来再治根本。若两边同时下手,或者顾此失彼反而得不偿失。”

    夜天凌道:“父皇,现下国库的情况也确实容不得我们处处兼顾。”

    “哦?”天帝问道:“户部那边你近来看察的如何?”

    夜天凌微微攒眉:“儿臣发现有些地方不太清楚,尤其是账目上极为复杂,还需要些时日了解。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眼下能动用的太仓银实在是不多。”

    天帝点了点头,却问道:“朕看你今天怎么不比往常冷静?”

    夜天凌深深吸了口气:“儿臣知错。”

    十一急忙说道:“父皇,这几日京郊各州郡驻营换防,四哥昨晚一直在兵部衙门都没回府,想是有些累了。”

    天帝道:“朕也知道,兵部和户部两面担子都不轻,你们兄弟两个也不容易,今天没别的事,都回府吧。卿尘也去吧,这几天不必时时过来,待身子好了再说。”

    “谢皇上体恤!”几人一同跪安退出武台殿,卿尘走到殿前便说道:“我还有别的事,不送四爷和十一爷了。”说罢屈膝一福,就要往复廊那边去。

    “卿尘!”十一叫住她:“你这是干什么,回宫来也不见你说一声,刚才又为何处处要和四哥过不去?”

    卿尘停下来,平静的看了夜天凌一眼,道:“方才只是就事论事,请四爷不要介意。”

    夜天凌注视着卿尘淡墨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