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出身斧头帮的河神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翻看战斗信息记录墨荒才明白了是什么回事,自己原本自命名为暴攻的技能成为系统认证的正式技能,而这技能的效果也甚是不俗,只是这消耗也略大,不知不觉间170点体力已然耗尽,而且生命值也到只剩下70多点,如果不是骤然清醒回来,不知不觉将生命耗尽致死也并不不可能的事情。

    但战斗已经结束了,墨荒安心的跌坐在地上,那只撞碎鹿角的麋鹿不仅身体受到重创,而且心灵也受到非一般的打击,完全不敢靠近墨荒,只是艰难的在地上一步一挪的蠕动着,想要靠近水潭。

    墨荒浑然不管,只等稍微恢复一些体力之后就终结这厮的生命,墨荒的视线微微偏离,看向了那四只死去的麋鹿,眼下其中有两只化作星星光点袅绕散去,而后两把钥匙跌落在原地。

    正当墨荒准备爬起身去捡钥匙的时候,却听见咚的一声,那只麋鹿却是自己跌落了水潭中,咕咚一声,连水泡都没冒几个就直直沉了下去,墨荒神色愕然:“跳水自杀这么壮烈?有骨气的家伙。”

    出于之前在湖水边被一只蓝鲸一口吞下的心理阴影,如果有必要,墨荒真心不想靠近这片森林任何一个水源,所以也就无可奈何的看着那只麋鹿壮烈。

    当墨荒转身没走几步的时候,背后的水潭骤然翻起一阵阵波浪,无数气泡从水潭深处朝上涌来,让整个水潭哗啦啦作响。

    墨荒满怀戒备的回头看去,只见一道人影缓缓从水潭中冒出来。

    “那边那个少年哟!你掉进水潭的是这只可爱小麋鹿呢,还是一只已经烹煮好但是却被污染了的水牛呢?”

    墨荒愕然,深度的愕然,无比而又不可置信的愕然,眼前此人白袍飘然,白须飘荡,明明是水中冒出却滴水不染,左手提着麋鹿,右手提着水牛,呵呵而笑,神色颇为慈祥,而面目说的好听点那叫做古朴,说得不好听一点那就叫做出生的时候可能脸先着地了。

    那五官,那面容,看起来像是原始人+半兽人+外星人+地精+约德尔人的集合体,反正墨荒看了一半天,就没看出这个一口地道炎黄语的老家伙居然是个智慧生命体,这厮这种出场模式,这种问话,顿时让墨荒想起在炎黄国流传已久,关于一个樵夫靠着诚实发家致富的神话寓言。

    “您老是河神吗?”

    “呵呵,少年哟!你先回答我的问题吧,哪里动物是你掉的呢?”

    “某种意义上来说,那只麋鹿是我弄进水潭里去的!”

    此情此景,让墨荒不由自主的这般回答,而这个疑似河神的老人家闻言后呵呵一笑,然后下一秒……将那只已经淹得半死的麋鹿抛掷过来。

    虽然神智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本能已经先一步做出反应,墨荒直接扑到在地,而后再听到一声狂暴的风声在自己身边擦过去,墨荒抬起头,目瞪口呆看着“河神”一掷之威。

    那只麋鹿被“河神”以狂暴到无法形容的臂力进行抛射,直接在空气中荡起犹如子弹弹道一般的螺旋破空波纹,而后横跨百米撞上了一棵树,直接将那十来米的大树撞成粉碎。

    而后墨荒再度调转过头,浑身无比僵硬的看着那位河神,只见这尊河神在抛投完麋鹿之后,猛然撩起宽大的衣袖,不知道什么时候左右手上各自多了一把人高的车轮战斧,一把金色,一把银色,迎着阳光熠熠生辉,而后“河神”神色无比狰狞的咆哮着:

    “啊哈,你这个罪不可赦的混账小子,你知不知道一个月只能吃一顿饭是什么心情?你知不知道一个月只有一次美食时刻被打断是什么心情?你知不知道当老子我准备好一个月只能吃一次的美食,正在食前祈祷的时候,被一只从天而降的麋鹿将我的美食尽数撞翻打烂,然后用那肮脏的血液玷污我的美食,那个时候我!又!是!什!么!心!情?受死吧,我要活劈了你!金日轮斩!”

    河神狂喝一声,气势狂暴无匹,手中金色车轮战斧一扬,耀眼的金色光芒绽放,分不清是气劲的光辉亦或是天空的阳光,而后猛然一劈,一道十数米高,三米多宽的金色气芒疯狂袭来。

    这一击的威势,让墨荒联想起那个木屋老爷爷的神圣狂狮灭魔拳,同样的激昂霸道,同样的刚猛强硬,而且威能绝对不逊色分毫。

    墨荒本能的纵身一跃,一股狂暴的风浪却后发而至,将墨荒的身体平衡直接打断,如一只断翼的鸟儿一般跌落在地,抹去脸上沾染上的灰尘,墨荒骇然的回头看着,只见被那斧光击中的大地已经在原地多了一个长约五米,深两米的巨洞。

    如果这一击落在自己身上,能留个全尸都算是老天爷保佑的了。

    一击落空,河神脸上怒气涌现,暴喝一声:“混帐小子,你以为你跑得掉?在老夫的金银双斧下,就算是魔王也只有死路一条。”

    言罢,河神双臂大开大合转动着,金色和银色的车轮战斧交织而舞,挥出一道道耀眼而强霸的斧光。

    “王八蛋,为什么别人遇见的是从天庭来,会给诚实人两把斧头的慈悲河神,而我遇见的是从斧头帮来,要给我两斧头的杀魔河神呢!?”

    给两把斧头和给两斧头,一字之差,意义却是天差地别。

    用咆哮来宣泄心头的无奈和愤恨,墨荒奋尽余力左闪右避,让他无比庆幸的是,之前因为心理阴影的关系他没有靠近潭水,而那河神似乎也有古怪,纵然已经狂怒,却一步都不曾踏出水潭,两者之间相距数十米远,是以河神的斧光如何强霸迅捷,也给墨荒留下了足够的反应时间。

    但就算有闪避的时间,墨荒也觉得很是不妙,河神手中那两把玩意,可谓是读作车轮战斧,实则写作却是喀秋莎火箭炮,每一道斧光挥落,便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和爆炸。

    墨荒连闪十数下,终于将之前稍微休息积累而来的体力消耗干净,体力不足,用手软脚软来形容墨荒一点都不为过,眼见已经死路一条了,但却在这个时候天地骤然异变,漆黑的阴风自四面八方而来,吹拂于世,将这片偌大森林朝着一个无法预料的怪诞世界拖去。

    因为激战,墨荒忘记关注猎杀时刻和逢魔时刻的转换时间点了,但客观事实不已主观意志为主,逢魔时刻还是如约而至,四面吹拂而来的阴风,恍如无数冤魂戾魄的哭泣哀鸣。

    之前一直很不待见这般天地异变,但现在墨荒却恨不得跪下来感谢天恩,因为河神老头挥出的那道斧芒居然停了下来,被漆黑的阴风缠绕着,两者进行寸步不让的角力,墨荒弄不懂是什么原因,他唯一知道的是,自己可能得救了,。

    河神老头脸色一沉,看向墨荒:“小子,算你运气好,但我已经记住你的气息了,下次你再敢靠近这里,就绝对无法逃开我,光明神殿下七大圣骑士,公正圣骑士的追杀!”

    然后缓缓的沉入水潭中,而这个时候,那万千阴风也恰好吹过水潭上,将那一汪清澈水潭换成漆黑的污水潭。

    “我靠,该死的疯子,不就是弄脏你的晚饭吗?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食物的三秒原则,意思是食物就算掉在地上只要没超过三秒都可以吃啊!”

    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墨荒愤恨的叫喧着,虽然没有真的吃中那足以致命的斧光,但斧光落地,激起连绵爆炸,炸起的碎石也给墨荒造成了不小的伤害,眼下墨荒回头再看自己的血量,足足有一半没了,浑身上下都疼的厉害,尤其是背部,眼下更是湿漉漉的,估计已经被鲜血糊满了。

    打怪打的好好的,却突然遭遇一个斧头帮出身的河神乱入,这简直就是从天而降的无妄之灾

    墨荒不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