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夜长情多(耽美)_分节阅读_117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音。

    “谁在弹钢琴?”颜森一回家就听见琴声,顿时蹙起眉头。

    端着水果路过客厅的佣人刚好被颜森逮到,也是一脸不解的看向琴声传来的方向,一副见鬼的表情……

    颜森大步跨出客厅,狐疑的走向后面的琴房。颜森的母亲生前很喜欢弹钢琴,可是现在她人已经不在了,又会是谁在弹琴?这大白天闹鬼的可能性显然不大。

    家里的佣人自然不可能会弹琴,即便会,谁也没胆子擅自碰主人的物品。颜森神色不善的走进琴房,他倒要看看这琴声出自谁手。

    琴声婉转悠扬,钢琴特有的清冷音调将舒缓的曲子演绎出了淡淡的哀愁。这本是裴钰的无心之举,他没什么好哀愁的,只因为这是他唯一会的曲子,一时兴起就弹了,没想到会引起别人的不满。

    颜森双手插兜斜倚在门口,这曲子并不怎么动听,因为生疏而弹得磕磕巴巴,颜森以看笑话的心态在门口站了许久,同时又非常仔细地审视着弹琴的人。

    裴钰的长相没能遗传到颜华天那俊美的基因,但别有一种清雅俊秀在里面,不惊艳,但耐看。从颜森这个角度看去,裴钰脊背挺拔,肩膀端正,是个不可多得的美青年。

    许久之后的某一刻,裴钰才留意到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磕巴的琴声戛然而止,又恢复了一室寂静。

    颜森一边鼓掌一边朝里走,配上他那闲散的表情,这寡淡的巴掌声透着十足的嘲讽意味。

    裴钰感觉到了对方的不怀好意,他不服气地盯着对方的脸看。

    颜森戴着一副大墨镜,一身黑衣黑裤,酷中透着衰,一看就知道是从葬礼上回来的。

    裴钰作为这个地方的“外人”,却并没有手足无措,他认得颜森,他那所谓的弟弟之一,炙手可热的当红明星,随处可闻他的歌声,随处可见他的新闻,不认识才叫奇怪。

    裴钰瞧了一眼这钢琴,心中大概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颜森作为颜家的最小的儿子,倍受母亲疼爱,他也是出了名的孝顺,如今母亲刚刚下葬,他心里正是难过之时,就不知从何处冒出这么个无礼的东西敢动母亲的遗物,颜森发自内心的想要对眼前这家伙饱以老拳。

    “怎么不弹了?”颜森单手撑着钢琴,居高临下的对裴钰发问。

    裴钰对面前这个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完全谈不上好感,潜意识里也对娱乐圈的人抱有一定的成见,本来不太高兴的他,一想到对方刚刚死了妈,便放软了态度:“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是谁的琴……”

    颜森取下墨镜,方便更清楚的审视对面人。然而裴钰口中说着道歉的话,但是口气不诚恳,神情也不见得有丝毫歉意,反而透着那么一点抵触情绪。

    这让颜森很不高兴,他冷言道:“这是我妈妈的琴。”

    裴钰性格温和,却绝不温柔,“不好意思”已经是底线,自认为还没有做过什么值得说“对不起”三个字的事。

    他扬了扬嘴角,冷淡道:“是么……”他不打算和这位大明星纠缠,便要起身离去。

    裴钰的这种态度让颜森很是不满,他刚好最讨厌这种性格的人,这时,颜森向下瞥了一眼,脸上浮现出一抹坏笑,然后恶意地拨动了琴键盖。

    “咚”的一声,琴键盖合上。

    可裴钰的手还覆在钢琴键上没来得及收回:“啊!”巨痛使裴钰失声惊呼,这下砸得结结实实,裴钰的脸瞬时就煞白了,他迅速抽出被琴键盖压住的手指。

    鲜血立即从指缝中流出,滴落在白瓷砖地上,刺目非常。

    外篇 颠倒 第三章

    章节字数:1923 更新时间:11-09-07 23:02

    颜森愣了片刻,他无意造成这样的结果,可事已至此,他心中并无愧疚之感。

    裴钰颤抖着手捂住受伤的中指,因为是手指的侧面被砸到,指甲中间裂了开来,血开闸似地往外冒。裴钰疼得泪光闪闪,不是想哭,纯粹是痛的。

    “嘶……”裴钰张了张嘴想呼痛,可他一咬牙,捱过了期初那阵,总算顺了第一口气,一张脸也恢复了人色。

    颜森看他好像痛得很严重,不禁愕然……不会是把骨头砸断了吧?!

    伤筋动骨可不得了,不管这个傻帽是谁,总之他在这个家里,八成是老爷子的什么客人,又伤在了自己手里,要是真重到骨头断掉,那我不必在这里站着了,直接跑路吧!

    颜森这样想着,却是试探着靠近了裴钰:“喂,你没事吧?”

    瞧着那一地的血,这显然是一句废话。

    裴钰不愿在敌人面前表现的如此不堪一击,他直起腰,面向颜森,然后毫无预兆地一脚踢向了颜森的膝盖,最后恶狠狠丢下一句:“野蛮人!”

    然后就侧身走开了。

    颜森受此一击,差点没站稳,他下意识地俯身揉搓被踢的膝盖,一边用不可置信的目光看向裴钰的背影:“妈的你都动蹄子踹人了还说我是野蛮人!”

    裴钰还没走出门口,就有佣人闻声赶来。

    惊慌失措的佣人朝里面一看,四少爷铜皮铁骨完好无损;而客人却是挂了彩,孰是孰非一目了然!

    也不知是哪个机灵的跑去通知了颜华天,本来还卧病在床的他杵着一根拐杖气势汹汹的就赶到了琴房,全然没了刚才的憔悴样儿,那精气神,足以担得起老当益壮四个字!

    裴钰看见颜华天从他面前过去,瞟都不曾瞟他一眼就直奔颜森而去。

    颜森撒腿就跑。

    颜华天举起拐杖就追上去。

    裴钰看着这闹剧一样的场面,有点目瞪口呆的意思,差点连十指连心之痛都忘记了。

    “老爷!!”

    “少爷!!”

    佣人想要劝架,却又怕被殃及,只好隔岸观火看着老爷把少爷撵得满屋乱窜,同时配以紧张地呐喊,看上去不像是要劝架,倒像是在加油助威,把气氛烘托得一团糟。

    裴钰看着这手忙脚乱的一屋子人,一点也没有上去劝阻的意思,他心里就一个字:该!

    由此,他对颜森的第一印象真的是差到了极点。他还没怎么样,对方就能做出伤害行为。这种人要是放到社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