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5章 甜汤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寅时一刻,天还黑布隆冬的,夜风呼啸着席卷京城的大街小巷。一座宅子的大门‘吱呀’打开,周伯韬匆匆忙忙地出来,他身后跟着夫人,还在低声说着,小儿子尚在被窝里睡得酣甜,周伯韬边出门边应对身后的嘱咐,才出来,便见一身官服的陆成谦已立在门外等了。

    “陆弟,让你久等了。”

    “周兄,不碍事,咱们这就进宫吧。”

    宫里的侍卫已候在一旁,两人也顾不上寒暄,利索上了马车,便一路往皇宫大门而去。

    寅时三刻,外面的天还是夜里的黑,承阳殿内却是一片灯火通明。太监尖尖的声音高响,百官依次进殿,俯首下跪朝拜,声响洪亮如钟:“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谢万岁——”

    一身九龙皇袍的文景年面色沉稳,俯瞰众臣:“今日提早上朝,朕有两件要事与众卿商议。一则,是一个时辰前,朕接到边关连夜传来的告急。称荣澜国于三日前突袭我军边境,险些致玉门关的北口落陷,幸得护国公连夜领兵守阵,才于第二日暂退敌军。但护国公也于此战中受了伤,大文边境的兵马,暂由霍光和齐王统领。”

    文景年俯视下排的朝臣,目光沉敛,继续道:“这二则,便是朕同时收到了一封匿名的揭发书信,信中称此次荣澜突袭,是京里有人与之暗中勾结。”

    皇帝声音落地,这两个消息,就像两则重磅击下,令得朝堂上的大臣们少不得都心里都紧张起来。

    “公孙憡,这两件事,你如何看?”文景年沉思片刻,率先将目光投向下首位的公孙憡。

    “启禀皇上,臣以为护国公精通兵马调度,他多年来统领边境兵马,一直都固若金汤,相安无事。如今却遭荣澜国突袭,且险些成功,此中必有异变。揭发信虽来历不甚明朗,但空穴未必来风,此事事关重大,臣建议皇上下令彻查,任何有嫌疑的人,尤其是手握兵马的官员,都不可避过。”

    此话一出,朝廷上几个武官的脸色顿时不好起来,其中最沉不住气的,便属脾气暴躁的焦广禄。只见他出列,一把将肩上的将徽摘下,高举头顶拜道“皇上,臣自出武以来,对皇上,对我大文朝尽忠职守,绝无半点反叛之心,若违此言,我老焦来日当万箭穿心,不得好死。若要查,就先从老焦开始。”

    “臣等愿接受彻查,请皇上定夺,还臣等清白!”随着焦广禄下跪,后面一排年轻的将领也纷纷跪下,严词请求彻查以还清白。

    文景年目光炯炯,沉声道:“你们几个都是朕亲自提拔起来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朕允诺你们,此事查明之后,朕就从你们之中挑选挂帅出征,前往玉门关扫平祸乱。”

    世上没有什么比建功立业,更能令武将热血沸腾,皇帝此言一出,方才还心生忿意的将士们,立刻燃起熊熊斗志,豪气万丈高呼:“吾皇圣明!”更有几个将领,纷纷出列请命要出兵。

    如此,几个年纪大的武官,包括季正等人迫不得已也只得跟着下跪,以示自己的忠心。

    公孙憡看事情按着自己料想,到了这个地步,他抬头望向皇帝,见文景年对他点头,遂向前一步道:“吾皇圣明,臣以为武将虽嫌疑较重,然则文臣亦不能排除可能。为表公正,包括微臣在内,都应接受刑部的查令。”

    周伯韬率先出列,俯首道:“武将赤胆忠心,吾等文臣亦诚心可见日月,臣附议。”

    陆成谦随后出列:“臣附议。”

    贾思明,张守正和罗寿等人一一出列,拜道:“臣附议。”

    司马宏光俯着头,瞥向站在左侧三位的黄庭坚,两人不着痕迹地对了下眼神。随后,黄庭坚出列道:“臣附议。”司马宏光跟着也出列附议。

    朝堂之上,半数以上的官员已附议,剩余站着的文官自是服从多数,至晌午,全朝上下,均达成附议。随后皇帝下令,由刑部尚书梁烨彻查此事,于三日内查清。

    散朝时,陆成谦绕了点路,往周伯韬那边去,到殿外人少处,不免出言道:“周兄,你不觉得皇上近来对右相过于倚重了吗?”

    周伯韬看他一眼,沉声道:“右相运筹帷幄,乃旷世奇才,能有他在我大文朝效力,是我朝之幸,皇上倚重他,也是情理之中。”

    陆成谦道:“周兄,果真如此想。可是皇上若过多地倚重右相,哪一日右相有何差池,将对朝廷造成很大的影响啊。”

    陆成谦见他犹豫,遂继续出言道:“所谓偏听则暗,我等虽无经世之才,但毕竟是皇上一手提拔的,也是有报国之心的。若是这般继续下去,恐怕他日难有我等发挥之地。”

    皇帝提拔的六个辅政大臣中,属周伯韬心思最通明,处事最公正严明。当今圣上英明,礼贤下士,当时也是他一力支持公孙憡出任右相的,其实之后,也有不少人对公孙憡颇有微词,只是都被周伯韬压下了。可是今日,朝堂之上,皇帝对公孙憡的重视,有目共睹,除了附议连周伯韬也没有进谏的机会,如此看来,怕是在早朝前公孙憡就向皇帝献计了。

    周伯韬皱眉,默不作言,此刻他并没有同意陆成谦的说辞。只是,疑虑的种子一旦埋下,起初不经意,日后可能越积越多,而在将来产生重大的分歧。

    锦卉宫

    “才人,时辰不早了,还是用些晚膳吧。”宫女小心翼翼的问道。

    岑清儿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微弯道:“怎的,你怕了?”

    “奴婢不敢。”宫女心里不由得颤了一下,看着才人那副似笑非笑的摸样,倒不如平日的面无表情。

    出乎意料的,在宫女胆怯地就要告退之际,岑清儿又开口了:“她是新来的,还不会害我。”

    她,指的是近段日子,经常来给岑才人看诊的女医。确实是新来的,不如在宫中许久的圆滑,看诊也是一板一眼的认真,只是岑才人的病,是旧疾未去,又来新的,倒叫这小女医着急了,还以为是自己医术不精呢。其实,宫中经验老道的太医不少,可是能请动那些太医的,除了皇帝,太后,恐怕也就只有皇后,和特别得宠的妃子了。宫中位份等级森严,以岑清儿的位份,最多也只能请到新入职的小太医,这还是有皇帝临幸过的待遇,否则恐怕太医院连个派来看的人都没有。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