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88章 大结局(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夫君,你回来了!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吃的回来了,这可是你最喜欢吃的佛跳墙。”肖蔷看到一身风雪的楚廉,一脸喜色的迎了出来。

    “蔷儿,外面天冷赶紧回屋去!”楚廉赶紧一把扶住了爱妻肖蔷。只是刚扶住对方的手腕,楚廉的眼中便闪出一丝戾色。对方手腕上的那道疤痕,虽然没有小时候好么明显了。但是这道疤痕的由来记忆太过深刻。

    因为那次的意外,一个小姑娘差点儿被截肢。父王更是罚自己和妹妹楚欢足足跪了一个多时辰。自己更是被父王用家法狠狠的打了一顿。虽然救治及时小姑娘的手腕是保住了,可是对方手腕上却留下了一道,永不磨灭的疤痕。眼前的假肖蔷是谁?可以说不言而喻。

    今天肖蔷去蓝侯府探望小姑子楚欢,足足呆了一个多时辰才回到楚王府。更是顺路去五味斋给一双儿女和丈夫楚廉,带回了一些吃食。

    楚廉进屋后,一摆手屋子中的丫鬟婆子全都退了出去。小四在离开前又仔细的看了自家小姐一眼。总感觉从五味斋出来,小姐好像有哪里不对劲儿,可是自己又说不上来。

    待人都出去之后,楚廉一把就掐住了肖蔷的脖子。冷声说道:“说,你把蔷儿藏到哪里去了?你以为你易容成蔷儿的样子,故意模仿蔷儿的动作,我就看不出破绽吗?”

    被掐住脖子的肖蔷,瞬间眸子里泪光闪烁,一脸委屈的说道:“夫君,你…。这话是…。是什么意思?妾身…。妾身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就是你的蔷儿啊,你怎么…。怎么可以怀疑我?”

    如果换成任何一个男人,看到此时肖蔷泫然欲泣,楚楚可怜的模样一定会心软。可是楚廉可不是一般人,自己的枕边人被人调了包,如果不是为了问出线索,早就当场掐死眼前这个女人了。

    “林含玉,你恶不恶心!我的蔷儿从来不会称自己为妾身。也许别人不知道你手腕上有疤痕,可是从小和你一起长大的我,心里可是一清二楚。如果今天你不说出蔷儿的下落,就别怪我不念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说着话,楚廉狠狠的把手中的假肖蔷甩在了地上。

    “呵呵,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林含玉含泪而笑,笑声中说不出的凄凉。

    “楚廉,你说的可真好听。如果你真的顾念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就不会设局把我送进皇宫。让我去嫁给一个都能当我的爹的男人。‘皇后娘娘’这个四叫起可真好听。你以为我林含玉真的稀罕皇后这个头衔吗?

    我好不容易才笼络住了皇上的心,生下了此生唯一的孩子。你可知道为了能生下我的皇儿,我费了我少心思。你是知道的,从小我的身体就弱,又被言如玉弄的伤了身体的根本。病恹恹的身体很难怀上孩子。这也是你们放心把我送进皇宫的最初衷吧!

    我一个人在皇宫和那些女人争宠,步步惊心举步为艰。在我被人谋算的时候,你可曾顾念过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在我的皇儿中了巫蛊之术,就快要病死的时候,你可曾顾念过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

    林含玉微微扬起头,用手指擦干了眼角的泪水。顺手摸了一下被楚廉掐痛的脖子,脸色逐渐显出阴狠的神色。抬头看着楚廉开口再次说道:“是,我唯一对不起的人就是楚欢。她一直把我当成好姐妹。从小大到一直护着我。可是错就错在楚欢是你们楚王府最宠爱的小郡主。是你这个冷血冷情男人的亲妹妹。

    凭什么你们兄妹都能拥有知心的爱人,可以生下健健康康的孩子。凭什么你们都可以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哼!我偏不让你们如愿。不错,是我在皇上面前,屡次挑拨他和你们楚王府的关系。虽然每次收效甚微,但你也知道积毁稍骨,只是没每想到这么快你就做出了反击。更是狠心的利用长公主慕容丽,想取我的性命。

    可怜我那无辜的皇儿就那样眼睁睁的死在了我的怀里。我看着他那小小的身子,慢慢的变成僵硬的尸体。他才只是一个刚过完一周岁生辰的孩子。你们的心肠怎么能那么硬,竟然能做到见死不救!我的皇儿死了,你们楚王府也别想好过,尤其是肖蔷。

    如果没有她这个半路上杀出的程咬金。说什么我也不会沦落今日的下场。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害的,我就算是死,也要拉着肖蔷一起死。楚廉,你今天就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肖蔷的下落!”说到最后,林含玉的脸上几近狰狞之色。字字句句更是说的咬牙切齿。

    看到林含玉绝绝的神色,楚廉冷笑出声。“林含玉,你想死,我偏不成全你。我要是生不如死好好的活着,看着我们一家四口乃至五口幸福的生活。想让蔷儿跟你一起陪葬,你不配!”

    楚廉刚想转身离开,便发现了自己身体的不适。眼神狠戾的盯着林含玉,怒声说道:“林含玉,你好卑鄙,你竟然在我和蔷儿的房间里下了药!”楚廉冲着林含玉一掌便狠狠的挥了出去。楚廉这一掌的威力可不小,整个屋子里的家具和八步床就像遭受了暴风雨袭击一样,四分五裂开来。

    躲闪不及的林含玉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掌风直接扫到了墙上,狠狠的撞击了一下之后,这才滚落到地。林含玉顿时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腹都要碎了。嘴角更是流出了丝丝鲜血。脸上却带着得意的笑容。楚廉最终还是没有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林含玉极不在意的用手擦掉了嘴角的鲜血。一脸讽刺的说道:“楚廉,你不是号称大情圣吗?今天,你中了我的‘美人娇’,我倒要看看你怎么为肖蔷守身如玉?就凭肖蔷霸道的性子,恐怕只要你碰到了别的女人,她一定不会原谅你!呵呵,我道要看看你们的夫妻感情是否经得起‘美人娇’的考验。

    噢,不对,就算是肖蔷来了也没用。她可真是好命,这么快竟然又怀上了身孕。我真不知该称赞你播种的能力强,还是该夸奖肖蔷的那块土地够肥沃。不过,我不介意做一回你的解药,只是时间一长,等你找到肖蔷时,恐怕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哈哈哈……”林含玉就像疯了一样,疯狂的大笑了起来。不知何时林含玉脸上的人皮面具,早已经脱落了下来。露出了一张狰狞以及苍白的脸。尤其是右脸上那道被长公主慕容丽用匕首划破的刀疤,显得尤其的狰狞恐怕。

    楚廉飞快的点了自己身上的几处大穴,怒声对外面喊道:“林含玉,你既然这么的想要男人,爷今天就成全你。春雷派人叫几个最下等的乞丐过来,好好伺候一下我们这位前任皇后娘娘!”说完楚廉脚步有些凌乱的走了出去。

    “不,楚廉,我不可这么对我!”当林含玉听到楚廉说让人找乞丐过来伺候自己的时候,就真的怕了。也许林含玉不怕死,但是她却不想死前被肮脏的乞丐侮辱。林含义想咬舌自尽,只可惜楚王府的暗卫根本就不会答应。任凭林含玉如何的哭求,都没有任何的作用。生生被暗卫拎入了楚王府的地牢。

    此时的地牢里,早已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周秀玉,看到被人扔过来的林含玉。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傻笑着爬过来,一把抓住了林含玉的衣服。嘴里不停的嘟囔道:“求求你,帮我给皇后娘娘捎个信儿。你让她快派人来救我。我为了办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她不能不管我…。”周秀玉就像复读机一样,一遍一遍的念叨着那些求救的话。

    林含玉此时可顾不上管周秀玉。看到周秀玉如今的模样,就知道这个没用的周秀玉,恐怕在楚廉面前把自己的事情卖了个干净。这就难怪楚廉会那么恨自己,想借慕容丽的手除掉自己,并且对自己的儿子见死不救了。林含玉想甩开周秀玉的手,可是因为她身上伤势过重有心无力。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地牢里被人带进来好几个肮脏的乞丐。只见几个乞丐脸上一个个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自从兄弟几个投靠了楚王府,这好事儿是一桩接着一桩。而且还经常能尝到女人的滋味。尤其是这些不开眼的,敢得罪楚王府和蓝侯府,自命清高的女人。楚、蓝两位世子爷的手下,可是说了让哥几个狠狠的折磨这些臭女人。怎么变态怎么来,只要不把人折磨死,留下一口气儿就成。

    从来不知道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家小姐,心思竟然那么的恶毒。连孕妇都不肯放过,如果让她们得逞了,善良的蓝世子妃就得一尸本命。哼!敢跟自己的主子作对,真是死催的。这次一听说是前任皇后娘娘林含玉,几个乞丐简直兴奋坏了。皇后娘娘,那可是皇上的女人。哥几个要是睡了皇上的女人,是不是说等于间接的当了一回皇上。

    当周秀玉看到那几个乞丐的时候,眼底顿时露出了恐惧的神色。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一个哆嗦。身体比脑子反应的快,直接松开林含玉的衣服,龟缩到了地牢的角落里。嘴里不停的说道:“我招,我全招,求你们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看到这样反应的林含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更加苍白。当几个乞丐走进牢房,看到林含玉脸上的疤痕时,眼底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心想怪不得不当皇后了呢!就这鬼样子晚上伺候皇上,非把皇上吓出个好歹来不可。不过如果不看脸,身上的肌肤可是白皙的。得嘞,干脆忽略林皇后的脸,哥儿几个先快活了再说吧!

    几个乞丐为了抢这个差事,愣是换下了干净的衣服,故意找了几件臭气熏天的破衣服,有的干脆去猪圈了打了个滚来,变回以前乞丐的模样。话说几个乞丐一拥而上,三下五除二便撕碎了林含玉的衣服。上下齐手各种变态的手段全都使了出来。整个地牢里充满了男人的淫笑声,以及林含玉的怒骂与不甘心的嘶吼声。

    直到伤势过重的林含玉,经受不住几个乞丐的折磨,不甘心的含泪咽下最后一口气。至死眼睛都睁的大大的,失去光泽的眸子里,充斥着怨恨、悲伤以及各种委屈与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了她短暂的一生。一看身上的林含玉忽然断了气,几个乞丐也吓傻了。一个个赶紧翻身而起,惊慌失措的跑出了地牢。

    其实要不是林含玉给楚廉下药,楚廉根本就不会这样对待她。曾几何时林含玉也是一个善良单纯的小姑娘。在悠悠岁月中,林含玉渐渐的变了,变成了一个心中充满仇恨与嫉妒的女人。她想报复这世上所有的人,就连曾经对她最好的楚欢都没有放过。因为她恨所有生活幸福的人。

    “世子爷,您的身体……”春雷忍不住开口说道。最近江湖中兴起的催情药‘女儿娇’有多厉害、多霸道。耳朵里都能磨出茧子来。只是没想到在江湖中卖的那么火的‘女儿娇’竟然是前皇后林含玉研制的。更没想到林含玉那个女人竟然会把药,用在世子爷的身上。

    没等春雷说完,便被楚廉摆手阻止了。“没时间了,你家世子妃还怀着身孕,爷一刻找不到她,就会增加一刻的危险。爷已经封了几处大穴,暂时还可以压制药性。至于找解药的事情,等找到你世子妃再说。”春雷也知道事态紧急。只得咬牙跟着自家世子爷出府寻人。

    有时候屋漏偏逢连阴雨,楚王妃听到自己的宝贝孙女被人劫持后,一着急忽然之间就晕倒了,无论怎么叫都昏迷不醒。把个楚王爷急的都快疯了,连宫里最好的太医都请来了。这才忽略了儿子楚廉和儿媳妇肖蔷那边的事情。要不是楚嬷嬷老夫妻得力,恐怕现在整个楚王府都要大乱了。

    正在练字的小云天听说自己的妹妹被坏人给劫持了,直接就把毛笔折成了两节。在旁边研磨的文婉更是吓的生生打了一个冷颤。实在是这位小世子看人的眼神,太过吓人了。

    “我早就觉得你们兄妹俩不简单,如果让我查出是你哥哥动的手脚。你们兄妹两个谁都别想活着离开楚王府。但凡我妹妹少一根头发丝儿,我就把你们兄妹俩个的脑袋揪下来当球踢。”说完闪身便跑了出去。

    吓的文婉“扑通”一声摔倒在地。眼泪扑簌簌直往下掉。文婉也不明白今天哥哥怎么好端端,就带着小郡主出府去了。她直能在心中默默祈祷,小郡主失踪这事情跟自己的哥哥文翰无关。希望小郡主平安无事,自己真的很喜欢楚王府,很喜欢小世子和小郡主。哪怕卖身为奴,也希望留在楚王府,根本就不想再去寻什么外祖父一家人。

    南召国的雨雪今年格外的多,漫天的鹅毛大雪漫天飞舞。整个街道和房顶不大一会儿的夫功,便全被涂上了银白色。路上的行人打着油布雨伞来去匆匆。楚云天从身上拿出一支碟哨,放到嘴边吹了一几下。大约过了半刻钟的样子,便飞来了一只灰不溜秋的小鸟。灰鸟长的也就麻雀大小,只不过羽毛成综灰色,略微有些丑陋。书中暗表这正在是在《农家有女之蓝衣》里面,曾立过汗马功劳的灰鸟一族。

    不过谁也没想到蓝衣和蓝雨的驭兽技能,到这一代被蓝衣的曾孙楚云天给继承了。小云天掏出一些吃的东西,喂了一下灰鸟。然后又拿出妹妹楚云鸾的帕子,让灰鸟嗅了一下。“派你的鸟卫用最快的速度,找到这个帕子的主人!”

    灰鸟吃饱后拍了拍自己的翅膀,冲着小云天叫了两声,便迅速的消失在风雪中。不得不说鸟类的消息是最灵通的,一刻钟后小云天就收到了妹妹的下落。直接带着楚王府的暗卫赶了过去。

    南召国皇宫中的肖贵妃在同一时间,收到了自己主子的命令。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得到皇上宝库中的龙珠。因为主子已经抓住了,持有最纯净鲜血之人。在这一刻肖云熙犹豫了,因为她怀了皇上的孩子。如果将来生下来是个小皇子,极有可能会改变自己的命运。肖云熙长远的计划,还没有展开最后不得不满足对方的要求。

    正在御书房议事的皇上慕容川,便收到了消息。说是贵妃娘娘感觉自己胸闷气短,浑身直出冷汗。这下子可坏了,皇上慕容川也顾不上正事儿了。直接坐着龙撵飞奔肖贵妃的关雎宫。

    看着躺下在床上痛苦呻吟的爱妃美人。皇上慕容川简直心疼坏了。“皇上,臣妾也许八字与这个皇宫不和。三天两头不是这儿痛,就是那儿痒的。臣妾想带着肚子里的皇儿,暂时搬离皇宫。等皇儿长大成人后再搬回来,您看怎么样?

    臣妾实在是怕了,怕腹中的孩儿像皇后姐姐和已逝的小皇子一样,遭到不测。呜呜……”肖云熙的话犹如一记重锤敲打在皇上慕容川的心上。难道这皇宫真的受到了什么诅咒不成?出事后,皇上慕容川也曾命人仔细的查找过,是何人在宫里作怪,施行巫蛊之术。只可惜并没有找到施蛊之人,这才不得不作罢。

    “皇上,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伺候肖贵妃的宫女香如适时的开口说道。

    皇上慕容川抬眼头看了一眼,一直跟在爱妃美人身边的这个小宫女。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如果你觉得当讲你就讲,不当讲就不要说了。”

    宫女香如无耐的翻了一个美丽的大白眼,心说皇上说话可真够直白的。看来自己的魅力真的有点儿差,皇上根本就看不上自己。宫女香如只得压下心底的不愉,开口说道:“奴婢听说龙珠可以镇宅辟邪,趋吉避凶是一颗不可多得的宝贝。如果皇上把龙珠赏给贵妃娘娘,放到关雎宫里,定可保贵妃娘娘母子平安。”

    “住口!香如,你这贱婢懂什么?龙珠岂是可以随随便便拿出来的,那可是咱们南召国的镇国之宝。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退下!”肖云熙看到皇上慕容川脸色,急忙出声呵斥着宫女香如。

    “皇上,你别听这个丫头胡说八道。臣妾真的只是…。只是…。”肖云熙想解释什么,可是发现现在无论自己解释什么,都显的有些苍白无力。借宫女香如的口,向皇上讨要龙珠,即已说出就如同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皇上慕容川虽然脸上的神色变化不大,但心里只觉得比殿外的冰天雪地还要寒凉。自己这次又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在同一个地方尽然摔倒了两次。同样的美人计,自问可以清心寡欲的慕容川,又上一次中计了。什么美女救英雄?什么怀了龙胎?原来人家是冲着南召国的镇国之宝龙珠来的。

    “好,只要能保护爱妃和肚子里的小皇子母子平安。就是要朕的命都可以!好了,爱妃好好休息,朕一会儿就派人给你把龙珠送来。”慕容川眼神不经意的闪烁了一下,直接带着人转身离去。

    “香如,谁让你自作主张讨要龙珠的?你知不知道这样本妃会露馅儿的。你可知道我废了多大的劲儿才取得了皇上的信任?你会坏了我的大事的!”肖云熙有些恼羞成怒道。

    “肖云熙,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跟我吼!你以为你是谁,以为当上个破贵妃,怀上了皇上的子嗣,就了不起了吗?慕容川给不给龙珠,全看你们母子在他心里的份量。这是一个考验慕容川的机会。别忘了了这一切都是主子给你的。你充其量只不过是主子手里的一颗棋子罢了。

    哼!如果不是我有事回来的晚,哪里轮得上你去救驾?真是给脸不要脸,我们来皇宫的最终目地就是龙珠。完不成主子交待的任伤,你会死的很难看!”宫女香如一摔珠帘直接走了出去。

    直到一个多时辰后,皇上慕容川才派人给肖贵妃送来了一个精致的锦盒。只是皇上慕容川再也没有到关雎宫里来。香如没等肖云熙看清楚龙珠长什么样,便迫不及待的拿上锦盒出宫去了。

    等到龙卫的禀报,皇上慕容川面沉似水,脸黑犹如锅底。第二天便以肖云熙丢失龙珠为名,直接打入了冷宫。当然这是后话。

    再说香如带着锦盒风风火火的赶往城外,去给自己的主子赴命。却在出城门的时候,被一个乞丐不小心撞了一下。当时香如也没在意,上去踢了那个小乞丐好几脚。这才感觉自己的气出了,再次转身离开。

    当楚王爷和蓝侯爷看到小乞丐换回来的锦盒。打开一看,这才放下心来。看来皇上慕容川还没有糊涂到无药可救。没有把真正的龙珠送给他的贵妃美人。倒是显得他们专门派人去调包,有些多此一举。“楚大哥,现在,我们可以动手了吗?”蓝侯爷看了一眼楚王爷,开口问道。

    “调集楚、蓝两家的青衣卫,带上火枪队包围城外的落霞山庄。等廉儿救出蔷儿和天儿母子后,听从他的命令,把隐藏在南召国的这颗毒瘤彻底铲除。至于林振楠林侯府与咱们楚、蓝两家再无瓜葛!”楚王爷闭上双眸沉思了片刻,最终下达了命令。

    京都城外的落霞山庄,此时已经被风雪所覆盖。数百青衣卫潜伏在落霞山庄的周围。闹的跟林海雪源似的,身披白色的披风,一个个手中火枪上膛,随时等侯着自家主子的命令。

    大堂中烧着地笼并不太冷,文翰用自己的小身体护着小云鸾,怒视着眼前的白发男子。一身白衣的中年男人,再配上那一头白发,眼睛红的跟兔子似的,显得很是怪异。

    “孽障,还不与为师闪开,你再不闪开休怪为师手下无情!”白衣男人眼中露出了不耐烦的神色。

    文翰压下心中的恐惧,把小云鸾紧紧的护在身后,抬头与自己的师父对视。

    “师父,我不能让你伤害云鸾小郡主。她是我们兄妹的救命恩人!求师父放过她吧!”文翰苦苦的哀求道。

    “在你诱拐楚王认的小郡主出府的时候,你就已经背叛了她。为师能抓住这个小丫头,可以说离不开你这个楚王府卧底的功劳。”白发男人说完之后哈哈大笑道。

    小云鸾一把推开了挡在了自己身前的文翰,怒视着对方“他说的是真的吗?你们兄妹是故意接近我和我哥哥,目地就是替这个白毛妖怪抓我对吗?亏得我相信你们兄妹,看你们兄妹可怜,没想到竟然做了引狼入室的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